Miss Young 的旅途日记 | 02 外面的世界

作者:Stacy 分类: 生活方式 发布于:2017-11-4 21:57 ė780次浏览 60条评论

Stacy按:


之前提到过有北大的朋友去英国学习工作一年,我和她邀稿,分享下她在英国的生活,她也正有此意。所以以后周末会给大家发Miss Young的旅途日记,计划是在周六发。


上周发了第一篇,受到热烈欢迎,本周第二篇~


她的个人介绍:Miss Young,一个想要“好好读书,好好恋爱,好好看世界”的大龄少女。


(目前Miss Young没有个人公众号,仅单独授权我这个公众号原创首发,如需转载/合作请联系我)

1

十岁那年,我跟着爸爸妈妈从大同来到了北京。登上从大同去北京的火车的那一瞬间,好像是我能回忆起的这辈子最激动人心的时刻之一。

 

天安门城楼上的毛主席画像一闪而过,到处都是高楼大厦车水马龙,过马路要上天桥下地下通道,夏日胡同里大树的荫凉下是老头老太太摇着扇子用含糊不清的北京话谈论国家大事


这些都是我对北京的最初印象,对于一个孩子来说,一切都是崭新的,我睁大双眼,新鲜的东西应接不暇。


那是我第一次离开了熟悉的地方,来到外面陌生的城市,眼里流转的都是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和想象。

 

生活总是在别处,有人在辞职信上写道: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简单的一句话却引起了那么多人的共鸣,是啊,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管它无不无奈,先让我看看再说吧。


2


因为是九月的最后一周,学校在周五中午就开始了假期。和办公室的同事去了村里一家很安静的酒吧,因为天气湿冷,我说我想喝热饮,主任Jane用揶揄的语气开玩笑的说了句“Oh,Chinese.”


大家一起笑了起来,难道这个世界只有中国人爱喝热水吗? 法国女孩Iris每次看到我喝热水都会露出惊讶佩服的表情,“那么烫你怎么喝下去的呢?”她问我。

 

“吃什么呢?”Jane问我,我有点不好意思,“想吃炸鱼薯条。”

 

毋庸置疑,炸鱼薯条(fish & chips)可以称得上是英国的国菜,炸鱼是将去了鱼刺和骨头的鱼,切成片后裹上湿面团后油炸,炸薯条跟我们平时吃的不太一样,每一根都粗粗的。吃的时候还会配上不同口味的调味酱,在英格兰地区还常常配有豌豆泥。

 

据说在二战著名的诺曼底登陆日,英国士兵靠Fish(鱼)Chips(薯条)作为互相确认身份的暗号——当然这个暗号很快就被德国人破译了。


在一份你认为什么东西最能代表英国?的调查投票中,炸鱼薯条打败了披头士乐队、下午茶、莎士比亚、白金汉宫和英国女王,成为英国人心目中最高象征。据说每年英国人就消耗超过两亿五千万份炸鱼薯条。

 

就像去了北京不能不吃北京烤鸭一样,来到英国的第一个周五,我当然要尝一尝传说中的“炸鱼薯条”啦。

 

服务员端上来的那一刻我的内心是崩溃的,一整条鱼?!一整盘薯条?!


鱼和薯条都炸的酥黄脆嫩,咬第一口的时候味道不错。然而这鱼竟然什么味道也没有三口下肚,我就已经腻的够呛。再加上一杯热巧克力。那种油腻让我昏昏欲睡。

 

我想相对于英国人对这道炸鱼薯条的热爱,让我想起在之前看过的吐槽英国黑暗料理的文章,屡次躺枪的炸鱼薯条上榜的理由非常有意思——“这种毫无技术含量的垃圾食品,英国人却捧着当宝,可见没有其它美食了。”

 

“这是你的第一次炸鱼薯条吗?好吃吗?”法语主任Alex问我。

我挤出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很美味。”


“Cheers!”四周的人向我举起酒杯。

我举起我的热巧克力,悲壮地一饮而尽。


3


从小酒吧出来后,Alex说可以把我送到火车站。他给我买好票,絮絮叨叨地嘱咐了很多注意事项。



火车启动的时候,那个十岁的我又回来了。未知的恐惧与陌生都抛在了脑后,我目不转睛地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那是大片大片的原野,静静的河流。我知道我又开始了新的冒险旅程。

 

到伦敦帕丁顿站的时候已是下午六点。从火车上下来的时候我一下子想起了看过的一部电影《帕丁顿熊》。


又黑又旧又闷又热还没有信号没有卫生间,这是我对英国地铁的最初印象。还好人少,若是北京早晚高峰在这里,那还不如同炼狱一样么。

 

到了哪一站也不会像北京地铁用红色的指示灯提示,紧张的我一路上不停的盯着手里的地铁线路图以防过了站。


然而还是出了错,需要在Waterloo这一站换乘的时候,不论我怎么坐车,方向都是反的。本来距离Waterloo只有两站的我,硬生生离那儿越来越远。

 

疑惑的我真是想不通为什么车开着开着就忽然改道或是改了方向,我只是听到车内广播忽然叽里呱啦说了些什么,很多人就呼啦啦下了车,没等我反应过来,地铁已启动,我一看,我竟然又坐反了方向?!


后来有人告诉我们说伦敦地铁不像北京地铁,一个站台永远是同一条线路,甚至方向都会变。没有手机信号意味着想用Google maps再查线路都无力回天。

 

于是只能问路模式。走一路问一路。问遍了白人黑人华人男女老少每个人都出奇的热情,他们耐心听我说完,然后帮我查路线,怕我记不住,有人拿出纸笔给我画出路线,有人干脆说我带你走过去吧,还有个姑娘为了给我指路错过了自己要上的车当你一个人走在陌生的国度陌生的街道,这些来自陌生人的善意就格外珍贵。

 

都说伦敦交通便利,但对我来说,过多的选择有时候真是略显复杂。在北京,需要换乘地铁超过两次的地方我都将其归为交通不便的行列。


到了伦敦,我只希望不要让我一次性换乘三种以上交通工具。从帕丁顿火车站到要去的朋友家,我需要从地铁换火车再换一次轻轨……Google maps上一个小时的路程,我足足用了两个半小时。


昂贵?十几块钱换算成人民币需要加个零总让人心痛啊。打车更是可怕,十多分钟的路程小一百。


无数次我幻想雪卉的小电动能漂洋过海来解救我……和我的钱包。


(完)

本文出自 Stacy职场记,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及相应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Ɣ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