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记 | 那些年在北京住过的房子 11/26

作者:Stacy 分类: 生活方式 发布于:2018-2-4 16:35 ė684次浏览 60条评论

Stacy按:


最近工作太忙,厌倦工作已经到了极点。


所以今天不想写职场。随便写写想写的吧。


1

地址簿的故事


鹿鹿暂时先回西安装修新房子去了,这两天因为一些大家都懂的原因,有姑娘要租住她之前住过的那间,别的条件还没问,她说:“我有个小狗,它不叫”。


鹿鹿说她这两天脑海里一直回荡这句话,有点难过和心酸。


我想起我每次下单购物时,已经保存了的好几页购物地址,记录着我从学生时代开始,到毕业工作之后住过的每一处,一直不舍得删除。


我一直想写写地址簿的故事。今天说起来租房子这件事,忽然很想写这篇。


2


北大西门的群租房


本科有一个学期,我在北大念的。当时学校给安排的住宿是在北大西门,101中学旁边的一个小旅馆。


小旅馆一层有长长的过道,两边是那种对门的平房,每间房间四张上下铺,住6-8个人,中间一张桌子,有点儿像学校宿舍,但是小了很多。


平时还好,冬天暖气不足,被窝里总是觉得冰冷,要抱着热水袋才可以入睡。早上有同学早起出门,一开门,就直灌冷风,睡意全无。


虽然当时住宿条件不太好,但每天日子过得还是充实而开心的。每天踩着自行车在校园里晃荡去上课,晚上去二教上自习,周末和同学奢侈一把去吃自助餐。


那时候学业压力挺大的,总担心会挂科,所以很努力。每次回想起那段日子,总是想起我在二教的走廊里,背语言学概论。那么多章,最后还是终于在考试前把那些复杂的概念背得滚瓜烂熟。


那个时候还没有雾霾,印象中的那年秋天天很蓝。


3

清华的宿舍楼


硕士报道时,还在嘀咕,什么时候交学费。后来发现开学了也没有人收学费,才意识到竟然是没有学费的。


住宿费也很便宜,比我念本科时候便宜,我们大多被分在老式的宿舍楼,一个宿舍3个人。有博士生是住在新的W楼的,条件好,让人羡慕得想要读博。


老楼还没有装空调,不过好在不断电。夏天晚上热得不行的时候,我会把电扇拿到上铺放在脚边一直打开吹,有次夜里哐当一声被我踢到了地上,倒也没坏。


但自从有天晚上吹了比较久第二天忽然发现走路时腰部有点无力,有点紧张,就再也没有通宵对着吹过。


也没有淋浴,澡堂开得很晚,到11点。晚上大家上完课或者上完自习回来结伴去澡堂。


毕业那年夏天,学校开始给这些老楼也装了空调,也可以在楼里冲澡了。以前澡堂那一片被拆了后来修了苏世民学院。


现在想想很多细节都想不起来了,最深的印象就是每次洗完澡出来回宿舍的路上,校园里特别宁静。


后两年我在校外实习比较多,骑车从地铁站回学校,进校门之后的那种宁静,把人瞬间从疲惫烦躁中解救出来。


去桃李一层吃个夜宵,要碗方便面加荷包蛋,或者煎饼麻辣烫,心满意足地回宿舍。


4


毕业之后第一次租房


毕业找房子没有头绪,那时候的男朋友已经工作好几年,找了离我公司附近车程大约半小时的两居,是那种板楼,高层。


他花了很长时间找到这套房子的时候,我还不乐意,但他兴高采烈地说:“你上班和下班都有不同的公交可以到,甚至都不用过马路。”我想了想同意了。


我比较怕坐电梯,电梯出来之后到进屋还有一段距离,我很胆小,晚上回来会有些害怕。


但其实这样的房子已经很难得,某单位的房子,门口还有个传达室,甚至还有每天专门按电梯的阿姨。


房东人很好,有一次水管崩了屋里淹了,当时在一个繁忙的项目上,我中午匆匆赶回家,不知道该怎么下手,一边哭一边往外扫水,她带着阿姨匆匆赶来帮忙。


还记得当时庆幸,幸好把小仓鼠放到了厨房的台子上,不然它可能就要挂了。


小仓鼠是那时候和男朋友一起养的,从学校一起搬到这间房子,那时候它也年龄大了,不再像以前那样爱折腾了。


又过了几个月,小仓鼠感觉快不行了,在我们俩的手中趴着的时候,一直在舔我们的手,再过几天,他出去旅游的时候,我一早醒来,看小仓鼠躺在木屑里。寿终正寝。享年2岁半。


我哭得稀里哗啦,把它埋到小区门口的树下。从此再也不想养宠物。


后来,他离开北京暂时去外地培训,再过了几个月他不愿意回北京,我们分手。然后有天回来把所有放在我这里的东西都搬走了。


这间房子是我毕业之后在北京住的第一个地方,感情很深,但每天守在那里,总觉得物是人非,所以我搬走了,留给了我大学同学。


隔了很久去看同学的时候,还是会想起很多场景,第一次搬进屋子里的时候,小仓鼠走了的时候,我们一起做饭吃饭的时候,和后来争吵哭泣的时候。


楼下附近有个很好吃的日本居酒屋,只在晚上开,住了快两年一直都不知道,我们俩也竟然从来没有去过,倒是分开之后我自己常常去吃,很像深夜食堂。



5


第二次自己租房


第二次租房子完全是自己找的,在一个叫作107room的网站上,找到了一间,采光很好,立马约了去看。


看了之后发现也不错,因为没有我之前住的位置好,所以房租便宜了不少。室友是一个在银行工作的姑娘,也就是和她住一起之后,我才发现其实银行也并没有下班很早,她常常比我还晚回来。


这间房子比较老旧,在五层。家具也比较旧,我从淘宝上买了一些彩色的壁纸,把衣橱里面都贴起来,看上去好多了。


空间还算大,放得下我的一个小书柜,也放得下吉他,后来到夏天的时候看到有智能钢琴,心心念念后来买了,深夜或者周末的下午,戴上耳机练琴,一坐就是很久。


冬天的时候暖气很充足,周末醒来我喜欢赖在床上看书,阳光洒在书上,心情莫名就很好。


唯一麻烦的是早上上班不方便了,公交很堵,不如走路快,所以我基本都是走路去上班,着急的时候打车或者坐个三蹦子。


还有厨房比较破,所以没什么做饭的心情。以前那套房子,厨房很明亮,我常常会一早起来做个快手菜带去公司当午饭。


住了大概一年多,房东要卖房子,经常会有中介带人来看房子。周末我穿着厚厚的家居服,时不时打开门给别人看房子。


又要被迫搬家了。


6


第三所住处


我和室友打算继续住,开始找下一个住处。那段时间房租涨得很凶,但需求还是很大,看了半个月,每次看中的有的还在去交钱的路上,就被通知已经被租出去了。


后来我俩勉强看中一处,交通倒是很方便,每天早上我走路到公司只要一刻钟,路边的环境也不错,发发呆看看景就到了。


但这所房子有个致命的缺点,临街,特别吵。开始没有意识到,直到入住的时候才发现——根本没法入睡。


后来我买了静音耳塞,每天晚上要戴上耳塞才可以入睡。如果夜里耳塞掉了,第二天早上早早就被吵醒,所以很难睡懒觉。


我有个处得好的姐姐,以前会过来找我晚在我这里住一晚,自从我搬到这里,她来了一回发现根本没法入睡,就再也不来了。


买菜也不方便,所以我做菜也不多,只有周末的时候通过一些平台买些菜回来做饭。


因为离公司近,所以外卖地址有时候也忘了切换,有几次叫外卖结果选了公司的地址,害得小哥还要再跑一趟。


对这所房子印象最深的是,智能钢琴搬家的时候要拆再重新装,当时已经认识了大喵,大晚上的我们俩趴在地上组装钢琴,一颗一颗拧螺丝。


还有有一回坐高铁回家,到了高铁站发现身份证没带,好不容易办了临时证件从窗口取了票,结果到检票口短短几十米的距离票又丢了。


没有办法上车,只能回来取身份证重新买,在出租车上又哭得稀里哗啦,给大喵打电话,他早上送完我刚到家,接到电话又赶紧往我住的那里赶。


到了之后我们一起吃了点东西,他给我弹吉他唱赵雷的《南方姑娘》。那个时刻我觉得这个人真暖,自两年前之后,很少能遇到一个只因为我着急哭了,就能不怕麻烦来找我的人。


后来每次我们有点矛盾的时候,我都想起那个时刻。


6


最后


再一年后,租的房子到期,我搬到大喵的房子里,然后结婚。房子是一居的,有点儿小,所以搬家之前,我忍痛把钢琴卖了。


当时我有点难过,大喵说,我们以后努力换一套大一点儿的,给你再买一台。


我想起第一次来家里作客的时候,看到他一个人把屋里收拾得干净清爽,觉得这是一个心里有阳光,很懂生活的人。


鹿鹿说,生活难题面前,想周全自我,又想尽力保护心爱的东西,我们有时候会无助、无能为力。


但希望我们都能慢慢强大,有能力保护爱的人和,爱的小狗。


(完)

本文出自 Stacy职场记,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及相应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Ɣ回顶部